老刘的爱情故事

《老刘的爱情故事》by 谢小七77

谢小七

1

老刘是个渣男,这一点不光他前女友们感同身受,

连老刘自己,都供认不讳。

在跟第五个女朋友勉强坚持三个月后,老刘在饭局上,说起了自己单身。有人问你为什么分手就像吃一颗花生米一样简单。

老刘一口酒上头,吃着一颗花生米,因为我tm渣啊!

2

可是,很久以前,当老刘还是小刘的时候,他不是这样的。

那个奠定老刘往后爱情轨迹的姑娘叫木子。

木子是老刘大学的直系学妹,开学时,老刘跟他一群同学作为高一届学长帮助新生报道。木子当初穿着一袭白裙,两只手分别拖着一个24寸和28寸的红色行李箱,小小的身躯汗滴直冒,走得缓慢。老刘的同学在旁边小声议论“这妹子看着身材不错,但也许只是背杀。”

老刘出于同情,远远的去迎接木子“我来帮你吧!”

“谢谢学长!”,木子终于解放了拉杆划得有些红痕的手,终于撩着如瀑的长发别在耳后,露出甜甜的笑。老刘侧面不经意的看到正脸,清秀的江南女子,惊为天人。

年轻的男子总是容易一见钟情。对美的追求不管是老实人还是坏男人都是一样的。

虽然到了报到处,许多的学长看到木子都过来献殷勤,基于感恩和熟悉感,最后都是老刘带着木子完成了所有的流程。老刘当时的心里有一种拔得头筹的虚荣感和一种无所适从的迷茫感,那时的老刘,是班上公认的好人。

不会主动,也不会拒绝。所以,他觉得木子一直联系她,多半,是因为自己看起来善良吧。

可是,老刘还是喜欢上了木子。这也正常,一个温柔细语,善解人意的漂亮姑娘,有哪个男人不喜欢呢?可老刘越喜欢木子,就越保持距离,有时候,攀不到,就得安安静静仰望。

木子被传成了级花,不缺追求者,只是木子在游离于各式的学长部长的暧昧中,偶尔会跑来跟老刘感叹几句

“现在这些男人怎么都这样不真诚?”

“那你觉得怎样才是真诚?”“像你这样的啊!”

就这样,老刘在木子偶尔的关怀和联系中老老实实的当了备胎。室友说老刘傻,老刘也不争。

傻就傻吧,这样,木子还能知道他在。

那时的老刘,暂且把他的明恋当成初恋,他像捧着个玻璃球,呵护着自己对木子的小小喜欢,只要木子眼睛里对他笑了笑,他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冲下去。

3

所有的备胎都有等着真正被需要的那天,可老刘最后等到的是木子某次酒后吐真言,说出了自己对老刘的厌弃。木子说“老刘他喜欢我,不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!我就是无聊时找找他,真还把自己当什么了!”

原来,自己的喜欢在喜欢的人眼中那么一文不值。老刘以为自己是备胎,到最后,自己只是只癞蛤蟆。喜欢一个人,会卑微。但卑微到不是人了,就得触底反弹了。

老刘觉得,喜欢是喜欢,不能不要脸啊!大男人哭也挺矫情的,所以,他在知道真相过后,跑了二十圈的操场,那种把自己折腾到快要脱水后的突然停止的畅快,让他再也不想相信女人,相信感情。

他觉得他要报复。老刘想要证明自己是王子,可以选好多好多天鹅。

于是,从当初标签不会主动,不敢拒绝的好人老刘进化成了不负责,不动心的浪子老刘。

老刘从那个时候学会了抽烟,喝酒,把妹,泡吧。在一次次觥筹交错灯光迷离中,他想,真TM的自由。可是,每次看到枕边那些素颜后天差地别的女子,他突然觉得,自己真的回不去了。

他再也不想当好人了,就像你一直呵护着自己的宝贝,可别人却嘲笑那是一块石头,你是否定你当初的眼光,还是否定你之前珍惜的那件宝贝?老刘不知道怎么选,所以只有逃。

逃到那灯火酒绿中去,逃到那轻歌曼舞中去,逃到没有木子存在的生活中去。

可是,他不行。他每次都想的是木子,那个当初一见钟情,笑的温暖如百合的女孩。

后来,木子发现老刘变帅变洋气了,以学妹的身份来找他。

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