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妃撩人:王爷求负责(苏悦芯、沈炼)全集小

倾国倾城

  沈炼看了他一眼,有些不自然的说道:“也不好太近,在房间外面监视就好。”

  追风有些疑惑的看着沈炼,不太明白他的意思,沈炼咳了一声,转头假装没看到他的疑惑,总不能跟追风解释,不想让别的男人看她吧。

  “追风,你去准备一下,今天我要带王妃进宫谢恩。”沈炼说着冷笑一声,“这可是皇后和太子牵线,皇上赐婚的好姻缘呢,今天一定要去好好谢恩。”

  苏悦芯一觉醒来,有些恍惚,昨天一天的经历跌宕起伏,她忙于应付疲惫不堪,没能仔细想想,清晨醒来,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,油然而生一种孤独感。

  她在这里无依无靠,什么都不知不懂,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,甚至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,想一想就让人觉得绝望。

  苏悦芯叹了一口气,转头看着外面初升的太阳,算了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

  正想着呢,就听到房门被轻轻敲响,然后就看到如意端着洗漱用具,缓缓的走了进来。

  苏悦芯抬眸看了她一眼,昨夜的事情她已经听说了,那两个想要侵犯她的侍卫,根本就没能醒的过来,原来他们也服了苏悦萱的药,如意倒是没事,被关在柴房里一夜。

  今天早晨的时候,竟然被放出来,说是让她来伺候王妃梳洗打扮。

  苏悦芯假装天真无邪的问道:“如意,你昨晚去哪里了?我一个人住在这个院子里,有点害怕呢。”

  如意瞥了她一眼,还把她当成傻子,不愿意解释什么,只是淡淡的说道:“王妃有什么怕的,以后您就是这王府的女主人了。”言语之间都是讽刺。

  苏悦芯在心里冷笑,女主人?她早就看明白了,他们会把如意放出来,只不过是因为这王府中就没有侍女吧。

  昨天要不是她表示自己可以治疗沈炼的寒毒,恐怕她也不可能见到今天早晨的太阳了,沈炼本就没打算留下让那个傻女活着,自然不会为她准备侍女,想想就好险。

  如意还在胆战心惊,不知道庆王爷会最后会如何处置她,不过既然让来她伺候王妃梳妆,想必就不会杀她了吧。

  时辰到了,沈炼起身准备出门,刚刚走到门口,就遇到了从听雨阁出来的苏悦芯,他站定随意打量她一眼,她一身红色衣裙,身材纤细玲珑,转头看他的眼神,明亮灿烂。

  他突然想起一句诗: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,立,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。

  两人乘坐马车前去皇宫,苏悦芯有些忐忑,她初来这里并不知道宫里的那些规矩,于是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待会要是我在皇上跟前失礼了,不会被砍头吧?”

  “哼,你怕什么,你不是傻子吗?今天好好表现,不要让我失望。”沈炼微微闭着眼睛,淡淡的说道。

  苏悦芯狐疑的看了他一眼,嘴角微微一弯,心神领会了。

  进宫之后,早就有人在等着了,沈炼带着苏悦芯从马车上下来,由太监带着前去面见皇上,小太监对沈炼也是十分的恭敬。

  苏悦芯看到他在宫里也是依旧这样目中无人的高冷模样,心里暗喜,看来这颗大树她是找对了。

  走过重重宫门,跨过层层门槛,苏悦芯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皇上和皇后,她好奇的打量着,皇上去也就四五十岁左右,并没有她想像中那样威严肃穆,反倒有些和蔼可亲。

  而皇后却看不出年龄,脸上是扑着厚厚的粉,面上也带着和蔼的笑容,可是怎么看都有些假。

  沈炼带着她给皇上行礼:“谢皇上给微臣赐婚。”

  沈炼已经躬身行礼了,苏悦芯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,正好奇地到处打量着。

  哇,这金碧辉煌的模样,果然气派,电视里根本就演不出这里十分之一的辉煌。

  一转头才发现众人都惊讶的看着她,只有沈炼低着头,看不清表情,她好像猛然反应过来一样,也学着沈炼的样子,躬身抱拳说道:“谢皇上赐给我一个好夫君。”

  然后她似乎听到有人倒吸一口凉气,因为苏悦芯学着沈炼的模样,可是在宫中女子行礼的方式跟男人是不一样的。

  皇上眉头微皱,这王妃好像有点不太对,怎么看上去似乎是心智不全的模样。

 文学

大闹皇宫

  这时候皇后突然笑着说道:“皇上,这王妃听说一直养在深闺,这初到宫中,见到圣上,难免紧张些,有些失礼了。”

  皇上听了之后,微微一笑:“无妨,都免礼了,赐坐吧。”

  有小太监搬来两把椅子,沈炼和苏悦芯坐下来,她的眼睛还在到处看着。

  皇后娘娘心里捏着一把汗,她跟太子串通好了,让皇上赐婚,说苏家二小姐长的倾国倾城,温婉恭顺,皇上就同意。

  他们就想刺激沈炼,知道他性格冷酷残暴,让他发现自己被愚弄之后,一气之下杀了苏悦芯,公然抗旨,激怒皇上。

  到时候他们再添油加醋,让皇上跟沈炼彻底反目。

  可是没有想到这一次沈炼居然隐忍了下来,还带着这个傻子进宫谢恩,如果皇上发现苏悦芯是个傻子,那么她和太子都难逃其咎了。

  想到这些,皇后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了,必须尽快把苏悦芯带离这里,于是起身说道:“王妃,本宫新得几件首饰,本想送给王妃做贺礼的,只是不知道王妃喜欢什么样式的,请王妃随我来挑选一下吧。”

  苏悦芯兴高采烈的说道:“哇,夫君,皇后娘娘说要送我首饰呢。”跟个孩子一样高兴的拍手大笑。

  眼看着皇上的脸色都变了,皇后娘娘顾不得其他,赶紧走到苏悦芯跟前说道:“王妃不必客气,请随我来吧。”

  “皇后娘娘,你头上的金簪子好漂亮,我就要这个!”苏悦芯突然眼前一亮,然后快速出手,一把就把皇后头上的金簪给拔了下来,还带下来几根头发。

  皇后又惊又气,但是又不能发作,差点憋出内伤,她稍微整理一下散发,勉强说道:“既然王妃喜欢,那就赐给王妃了,我宫里还有不少好看的收拾,请王妃随我来吧。”

  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,她的语气已经是哄孩子的语气了。

  苏悦芯定定的看着她,突然把簪子一扔,眼睛放光的冲皇后再次扑了过去,大声喊道:“哇,这个玉佩好好看,我不要簪子了,我要这个玉佩。”

  这一次皇后不乐意了,这个玉佩是当初她被册封为皇后时,皇上亲赐的,对她来说至关重要。

  她捂着玉佩,不让苏悦芯拿去,苏悦芯却像是闹脾气的小孩子一样,用力撕扯着她,嘴里嚷嚷道:“我就要,我就要玉佩嘛……”

  挣扎之中,皇后的头发都披散开了,腰带都被撕扯开来,终于让苏悦芯把玉佩给抢到了。

  皇后气怒攻心,忍无可忍,大声喊道:“来人!把这个傻子给我拿下!拿下!”

  这时候皇上已经是脸色铁青了,看到皇后的反常表现,还有苏悦芯的行径,他心里明白,自己这是被皇后和太子利用了,竟然给沈炼赐了一个傻子做王妃。

  他看了一眼坐在下方的沈炼,只见他面无表情,任由自己的王妃胡闹,皇上就明白沈炼今天来的目的了。

  侍卫们一拥而上,想要把苏悦芯从皇后身上拉下来,还有的去夺她手里的玉佩,拉扯之间,玉佩从苏悦芯的手中脱手而出,啪的一声摔到不远处的地面上,瞬间四分五裂。

  皇后听到这声清脆的破裂声,怔了一下,转头一看,瞬间勃然大怒,大声说道:“给我把这个傻子杀了!”

  “好了!你身为皇后,怎么如此失态?”皇上猛然呵斥她一句。

  皇后一愣,随即委屈的说道:“庆王妃如此以下犯上,当众羞辱臣妾,如果不能严加惩处,让臣妾以后如何做人?如何威慑六宫?”

  皇上眼神冰冷,缓缓说道:“威慑六宫靠的是德!”一字一句都带着迫人气势。

  “哇……”这时候苏悦芯突然嚎啕大哭,然后小跑着冲到沈炼旁边,十分委屈的说道:“是皇后说要送我首饰的,可是我想要的她不给,还要杀我,夫君,我害怕……”

  沈炼抬起手轻轻为她擦着眼泪,温柔说道:“芯儿不怕……有夫君在呢。”

  苏悦芯都愣住了,自从来到这个世界,沈炼一直就是冰块脸,从未给她好脸色,突然这样温柔,虽然知道他是在做戏,她还是不能接受,愣在那里,都忘记假哭了。

document.write(">>>>继续阅读全文<<<<")

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