拾忆·叁·至亲背叛知因果

《拾忆·叁·至亲背叛知因果》by 词浅

妹妹,我从未恨过你。

被亲人背叛的滋味儿,真的很不好受。我也明白了一个道理:全心全意的对他人好,并不完全会得到他人的回报,反而还会遭到别人以怨报德。

我怕是从始至终都想不到背叛我的人竟是我的亲妹妹,自认为辨的清是非我的竟被蒙蔽了双眼。

妹妹,你问我有没有恨过你,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回答你:我从未恨过你。

但因有偿报有果,这世事难料,我也未曾想到你会永远的离开了。

--------锲子

“小姐.....您别伤心了,就算老爷子不喜欢您,您也要爱惜自己的身子啊!”茜婷院的主院里,苏晚正坐在梳妆台前轻声哭泣。她的随身丫鬟珍音在安慰着。

“而今姑姑苏攸棉回来的一个小小的宴席,爷爷都不让我参加,那后天的洗尘宴,就更不会让我参加了!”苏晚不知怎地忽就控制不住情绪,直接揭底斯里的喊叫起来。又将满梳妆台的东西摔落在地,一不小心被物事绊倒跌落在地,被瓷片扎上了手,不顾手上的疼痛便气鼓鼓的坐回凳子上,不顾形象的大哭起来。

“小姐!小姐!小姐您别吓珍音!小姐,珍音知道您有多般委屈,可小姐您也不能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啊!”珍音见苏晚受伤了,急忙上前查看,又慌慌张张的找膏药和纱布。

“小姐!小姐你让珍音为您包扎吧!小姐,您这样糟蹋自己的身子有什么用呢?不过是给自己徒增烦恼,小姐,您更是要坚强起来,让他人真正认识到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人,这样就没人会欺负小姐了!”

“珍音,你太天真了......苏府上下没有人是正眼瞧我的,他们虽表面上把我当个嫡小姐,但背地里对我们使了多少绊子?珍音,只有你和姐姐是真心待我的。”苏晚伸出了受伤的手,血流如注。珍音小心翼翼的为她包扎着。

“唉!”苏晚轻声叹息,透过窗户看向远处的小桃树,思绪飘向了远方。

“那小桃树是姐姐送的,品种也很珍稀,而今开了花儿了,真真好看!”苏晚忽的开口说道,将在仔细包扎的珍音吓了一跳。

“小姐,这瑾颜小姐待你是好,可是小姐,要是瑾颜小姐别有用意,小姐你......今儿个开宴前还在为小姐你求情,但小姐你还是被老爷子赶回来了。以瑾颜小姐的能力,只要求求老爷子,小姐你也是可以留下的,要是瑾颜小姐求了老爷子,小姐你又何必主动提出离开!”主仆俩谈话间,苏晚的手就已经包扎好了。

“爷爷从未将我当做家里的一份子,只有姐姐对我好了,我也只能相信姐姐了。”苏晚皱了皱眉,苦笑道。

“小姐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啊!万一....万一这瑾颜小姐真的有什么阴谋,小姐您......”

“好了!不要再说了,我想静静地坐会。”苏晚直接呵斥道。

“是!小姐,珍音先退下了。”珍音转身离开了房间。

“姐姐.....你值不值得晚晚相信?”苏晚单手撑着头,望着窗外院子里的小桃树,喃喃自语道。

珍音从苏晚房间出去后就朝馨春园走去,馨春园是二房长女苏朦居住的地方。

“小姐!那苏晚今儿个本想去参加她姑姑苏攸棉的接风小宴,结果被老爷子赶出来了,刚才还摔了一地的东西,还不小心弄伤了手。珍音一直在时不时的挑拨苏晚与瑾颜小姐的关系,到了今日,火候渐成了。”珍音正在苏朦身旁回禀着苏晚的情况。

“是吗?我那骄傲的不可一世的堂姐回来了,我倒希望她别回来。那苏晚,是时候利用了,我费尽心力将你安插在她身旁,就是为了利用她扳倒苏瑾颜,不过是个嫡女,小屁孩一个,还有权利管理整个家族!你先回去,不要让苏晚发现破绽,我随后就过去。”苏朦脸上浮现了诡异的笑容。

“是!”珍音随即离开了馨春园,又返回了茜婷院。

“晚春!过来,我们走,去茜婷院。”

“是。”苏朦主仆俩朝苏晚的茜婷院走去。

“小姐,苏朦小姐来了。”珍音在苏晚身边说道,苏晚房间的门被缓缓打开,苏晚转向门的方向,入目的是苏朦艳丽的装扮和涂着浓妆的脸庞。

“堂姑。”苏晚起身道。

“好了坐下吧,刚刚听外头的丫鬟嚼舌根,说你的手受伤了,可有大碍?要不要叫大夫来看看?”苏朦走上前扶住苏晚的肩头,将她摁回座位上,又令丫鬟拿了张凳子坐在苏晚身旁。

“谢谢堂姑关心,晚晚没有什么大碍,手上的伤,不过是小伤。”苏晚笑了笑。

“晚晚啊!今儿个的事,堂姑也听说了,堂姑也知道老爷子不喜欢你,可你就要一直那么忍让下去吗?晚晚啊!你越退让,人家就越得寸进尺,你以为这个世界上真的又对你全心全意好的人吗?就连你那个姐姐苏瑾颜对你好也不过是虚情假意,你难道还真的被她给骗了不成?”

“堂姑,姐姐对我是真心的好,今天她还帮我求情了。”苏晚的声音有些弱弱的,她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她这个姐姐。

“晚晚,不要说堂姑挑拨你与瑾颜之间的关系,堂姑知道你过得苦,可你所有的苦都是因为谁而得来的你自己不清楚吗?晚晚,不是谁都可以轻易相信的。”

“可是姐姐她......”

“苏晚!你只不过比你的姐姐小三岁,三岁而已,若是没有你的姐姐苏瑾颜,你如今就是苏家正儿八经的长房的嫡长孙女,哪会被人欺负,被人看不起?没准儿,她对你全部的好,只是为了弥补对你的愧怍!”

“什么?不可能.......”

“怎么不可能了?那窗外的小桃树可是你那位姐姐苏瑾颜送你的?”苏朦忽地指着窗外的那棵小桃树问道,苏晚点了点头。

“呵!那你那位姐姐还真是蛇蝎心肠,你还记得我前几天的晚上来你院子里时,与你一同在花园中散步,路过你姐姐送你的小桃树旁时,就闻到了一股香味,一种很诡异的香味,我记得我闻过这种香味,也十分肯定这并不是桃花香,于是我就摘了一片花瓣带回去研究。晚晚,你可知道,就在今天早上,我得出了结果,你知道这香味是什么吗?”

“晚晚.....并不知道,晚晚只以为是桃花香。”苏晚听苏朦这么一说,脸色煞白煞白的,她的姐姐,会害她吗?

“这香味是迷幻香,而且被人用了特殊材料,在夜晚时才会散发出香味。所谓迷幻香,是能够让人产生幻觉的香类,我想你日日的噩梦便是因为这迷幻香了,而且啊,迷幻香用久了,还会麻痹人的神经,到最后,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。”

“什.....什么......”苏晚震惊了,她信任的姐姐,真的不是真心对待她的。

“但是,这迷幻香浸于桃花树上,每半个月便会失效,只能依靠浇灌来维持,所以,想要找到你姐姐害你的证据,就去把那负责浇灌花园的丫鬟找来。”

“珍.....珍音,去!”苏晚说出来的话都是颤抖的。苏朦在一旁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。

“小姐,人带到了。”珍音没一会就回来了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苏朦说道。

“非.....非鱼.....”那丫鬟颤颤的说道。

“非鱼啊,你谋害主子是为何罪?就算苏晚在苏府不受待见,但她依旧是你们的主子,是苏家嫡系的子女!你的饭碗还想不想要了?”苏朦还不忘对着苏晚捅上一刀,不受府里人待见、嫡次女这些话是苏晚最不愿意听见的话。

“非鱼招,非鱼招,是.....是嫡小姐苏瑾颜吩咐非鱼这么做的,她让非鱼每半个月就将浇灌小桃树的水换成迷幻香,要是不够用了就去找她院子里的丫鬟彩玉拿。”

“晚晚,你现在认清了你那位姐姐的真面目了吧!”

“堂姑.....是晚晚错了,晚晚不该那么全心全意的相信一个人,晚晚不该啊!”苏晚趴在梳妆台上,把头埋在臂弯里,小声哭泣起来。

“把她带下去,好生看管着。”苏朦说道。

“是。”晚春与珍音将非鱼带了下去。

“晚晚啊,你那姐姐苏瑾颜如此狠毒,竟想让你变成一个傻子,你就不想报复她吗?你现在人证物证皆在,要是揭发了她,她又能逃得开?她已经如此对你了,你不反抗,还等着她得寸进尺吗?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想要报复她的心吗?”

“我.......”苏晚迟疑着。

“唉,也罢,堂姑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好好想想,你要不要报复回去,你若再不反抗,不好保证你的那位狠毒的姐姐再给你什么迷药、毒药啊想要害你的性命。堂姑先走了,你好好想想吧。”

“堂姑.....慢走......”苏晚一下瘫软在地上,珍音连忙上前扶住。

“姐姐......她真的........”

“小姐......那苏瑾颜一直都没安好心,只是小姐你被蒙骗了。”

“我要报仇吗?”

“小姐,造成你夜夜噩梦的罪魁祸首是你那姐姐苏瑾颜啊,你不想报仇吗?小姐你忘了吗?是那苏瑾颜害的你..........”

“对!对!我要报仇,如果没有她,我就是苏家长房的嫡长孙女儿,就不会被人看不起,不会被人踩下尘埃!爷爷们凭什么偏宠她?凭什么!我也是爷爷的孙女,却不受爷爷待见,也是父母亲的亲女儿,却体会不到父母的疼爱!为什么!我要夺走她的一切!夺走!”听珍音提起,苏晚似是想起了什么,瞬间变得狂暴起来,对她姐姐的恨意愈发浓郁。

“翡翠,晚妹妹怎么样了?刚刚宴席上爷爷又将她赶出去了,我有些担心她,我们去茜婷院看看她吧!”因为爷爷的离开,宴会结束了。姑姑也回了自己的院子,我有些担心晚晚,便遣了丫鬟一同去了茜婷院探望晚晚。

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